?
  • 電話咨詢

  • 0731-88393139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詳細內容
解決方案 Solution
辯證看待中國專利的數量與質量

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統計年報》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3種專利申請的受理量達205萬余件,是2001年的10倍,年增長幅度超過23%。其中,中國發明專利申請受理量為65.3萬件,國內發明專利申請受理量為53.5萬件;中國發明專利授權量為21.7萬件,國內發明專利授權量為14.4萬件。

 
  中國專利申請與授權數量的急增,不僅引起了國內高度關注,也導致了一些外界的質疑。面對質疑,筆者認為應該辯證地看待中國專利的數量與質量,正確看待所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問題,從而積極引導和推動專利質量的提升,不斷推進專利工作開創新的局面。
 
  關于中國專利的數量
 
  2012年,中國專利數量無論從受理量還是從授權量來看,均處在世界領先位置。從發展趨勢來看,有理由相信這兩項體現專利數量的重要指標上還會有更大的突破。
 
  中國專利數量的迅速增長不是偶然的。中國擁有世界最多的人口,經濟發展迅速,市場潛力巨大,且保持對外開放。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的實施,我國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知識產權保護環境和創新環境不斷得到優化,國內各主體的創新能力進一步提升,科技創新活動蓬勃發展。
 
  有關數據顯示,2011年我國研究開發人員總量達288萬人,位居世界第一。大量高素質的研發人員,無疑為產生大量的專利提供了極好的人力資源基礎。而在研發投入方面,2011年中國的研發投入超過日本,排名世界第二,僅位于美國之后。2012年我國的研發投入占GDP比重達2.0%,達到1萬億元。研發投入的不斷加大,為產生大量的發明創造提供了雄厚的物質基礎。因此,中國專利數量能有今天的成就,是當今中國高度重視創新活動,重視知識產權工作的必然結果。
 
  然而,面對中國專利數量的快速增長,成就喜人卻引來質疑,那么,重視專利數量真的不妥么?事實上,數量本身是個好指標,它易于統計、便于考核、體現業績。沒有數量,何以談質量?對于許多“零專利”的企業,談專利質量又有何意義?而且,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專利質量的提高必然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我們都知道量變質變規律,中國專利的數量積累到一定程度,也會產生質變、提升質量。
 
  筆者認為,盡管中國專利申請量、專利授權量已經很大,但仔細分析起來,這個數量仍顯得不夠。我國專利從類型上分為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3種。其中發明專利的創造水平及科技含量最高、審查程序最嚴、質量最有保證,國際上所講的專利多指發明專利。
 
  就發明專利而言,專利數量不足首先表現在發明專利授權比例不高。專利申請量雖然大,但專利授權量不大,很多專利申請未獲授權。2012年國內發明專利申請量53.5萬件,但同年的授權量為14.4萬多件,僅約為申請量的1/4(盡管要考慮到審查授權的滯后性)。專利數量不足還體現在發明專利授權占專利授權總量比例不高,2012年度我國授權的116.3萬件國內專利中,發明專利為14.4萬件,僅占總量的12.4%。尤其是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國內擁有的專利仍然不足。
 
  從專利的人均占有數量來看,2012年,中國每萬人口的發明專利擁有量達3.23件,盡管較2011年的2.4件有0.83件的大幅提升,但較同期日本的105.3件、韓國的96.1件、美國的35.6件仍有非常明顯的差距。由此可見,專利數量增長仍需要加大力度提升,對蘊藏著巨大潛力的中國來說,這是完全可行和可期待的。
 
  關于中國專利的質量
 
  由于沒有一個公認的定義,人們在提到專利質量時,往往所指的含義不同。基于不同主體的不同價值取向,對專利質量的界定可從申請文件質量、審查質量、技術質量與經濟質量等角度進行展開。
 
  申請專利,必須提交專利申請文件,包括專利說明書、權利要求書、附圖等。由于專利申請文件撰寫者的技術背景、法律水平、語言表達能力、相關從業經驗等方面的限制,專利申請文件的撰寫質量可能會存在明顯的差別,從而影響到專利申請的質量。
 
  從技術方面來看,專利質量主要指該專利是否具有新穎性、創造性、實用性,其中創造性最為重要,直接決定著專利的技術質量。一項發明的新穎性和創造性程度越高、技術越先進,其專利效力越穩定,帶來的經濟利益越高。高質量的專利技術,他人以不侵權方式而繞開的可能性較小。一些被稱之為“垃圾”的專利申請,往往指的就是申請文件質量低或技術質量不高的專利申請。
 
  專利申請經過審查員的審查,達到法定授權條件才能獲得授權。專利審查質量影響到一個國家授權專利的整體技術水平和法律的穩定性。因此,很多情況下談到專利質量時常常指的是專利審查質量。影響專利審查質量的因素有:專利申請量,審查員數量、專業水平、經驗、專利檢索能力以及檢索系統的先進程度等。大規模引進高素質的審查人員,在緩解審查積壓壓力的同時,也能促進審查質量的提高。
 
  獲得專利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取得經濟效益,這時專利質量意味著經濟價值或市場前景。但實際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專利技術最終實現了商業化。按照商業化價值來衡量,即使技術質量高的專利,沒有實現商業化就不能稱之為高質量的專利。還有些戰略性申請的專利,盡管沒有實現商業化,但對權利人來講,其潛在經濟價值甚至更大。因此,僅從經濟效益方面來衡量專利的質量,具有明顯的局限性。因此,在沒有明確專利質量含義的情況下,籠統地講專利質量的高低就顯得不大科學,除非上述幾個方面都一致的高或低。
 
  隨著世界范圍內專利數量的增長、專利侵權糾紛的日益增多,尤其是賠償金額達數億甚至十多億美元糾紛的增多,加上存在一些主要甚至專門從事專利訴訟獲取收益的公司,人們越來越擔心低質量的專利會阻礙創新、妨礙正常的市場競爭。因此,自然就會格外關注一些專利申請大國尤其是迅速成為申請量世界第一的中國所授予的專利質量。同時,即使是像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其授予專利的質量在美國國內和國際上也廣受質疑。
 
  事實上,世界各主要專利局都一直積極采取措施,保證專利審查質量。與許多主要國家一樣,在中國,由于數量的增長給保證審查質量帶來一定的壓力,但中國專利審查機構采取了許多有力措施,確保了審查質量。事實上,中國專利審查質量社會公眾滿意指數近年來一直在80以上,而且逐年上升。這表明只要采取得力措施,中國專利審查質量不會因為申請量的迅速增長而下降。同時,世界一些主要國家(美國、日本、韓國、德國、俄國、芬蘭、丹麥等12個國家)與中國的專利審查機構建立了專利審查高速路,可以相互承認審查結果,表明這些國家對中國專利審查質量的高度信任。
 
  既然如此,為何一些外國機構、外國輿論高度關注甚至非議、炒作中國的專利質量?固然,與許多主要國家一樣,中國確實應當繼續重視專利質量。但還存在以下原因:一些國家對中國創新能力的提高、專利數量的增長尤其是申請量達世界第一缺乏心理準備,難以適應;一些國家習慣于在知識產權方面的心里優勢,面對專利數量迅速被中國超過,對中國未來在知識產權方面的競爭力產生了恐懼,進而對中國專利質量提出質疑。
 
  追求有質量的專利發展之路
 
  不論外界如何評議,中國專利事業的發展,將在重視數量增長的同時,更加重視質量的提高,追求有質量的數量。
 
  目前,我國已經采取的措施有:
 
  1、控制非正常專利申請。
 
  少數申請人為了謀取不當利益,采用明顯抄襲或故意重復提交的方式提交了一些非正常申請,使專利申請量虛高。國家知識產權局調整了專利統計指標體系,用專利授權量、有效專利擁有量等更能體現創新能力和科技實力的指標取代原來的申請量指標。
 
  2、引導理性的資助申請。
 
  國家知識產權局加強對地方政府專利激勵政策的引導,先后發布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關于專利申請資助工作的指導意見》等,形成更加注重提升專利質量的導向。
 
  3、提升加強質量監督措施。
 
  國家知識產權局擴大審查隊伍,在北京、江蘇、廣東、河南、湖北、天津等地各建立擁有數千審查人員的專利審查協作中心;以提升檢索能力為切入點,實現審查質量的持續改進;建立健全審查質量管理體系,進一步加強目標管理和過程控制等內部管理;建立專利審查質量投訴平臺,接受社會公眾對審查質量的投訴;建立專利審查質量的外部反饋體系,開展審查質量社會滿意度調查,進一步推動外部質量反饋,促進內部質量持續改進。
 
  綜上所述,在筆者看來,要提高專利質量,未來還可從以下幾方面予以改進:
 
  1、從專利質量的不同角度綜合治理。
 
  既然專利質量涉及技術質量、申請文件質量、審查質量、經濟質量等方面,要提高專利質量就必須同時從幾方面入手。在繼續提高審查質量的同時,更應提高技術創新能力、產生高質量的發明,從源頭上提高專利質量;完善知識產權中介服務,提高專利代理人撰寫申請文件的比例,改進專利申請質量;完善專利資助政策,改變申請人不承擔專利申請成本的作法;專利資助政策要有利于專利轉化等。
 
  2、弱化政策對專利行為的干預,強化市場驅動的作用。
 
  專利是市場競爭的工具,專利制度是市場經濟的產物,政府有責任保障專利制度的良好運行和引導市場主體運用專利制度謀求市場競爭優勢,但不宜強化專利政策對市場主體專利行為的直接激勵和干預,在社會公眾專利意識普遍提高、專利申請量已達世界第一的情況下更應弱化對專利申請行為的激勵;市場主體運用專利制度謀求市場競爭優勢的成本應主要由其自身承擔,改變專利費用資助政策導向。
 
  中國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專利大國,但還不是專利強國。中國社會已經開始轉變發展思路,確立了科學發展觀,發展方式從追求數量到更加注重質量,實現又好又快的發展。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在科學發展的基礎上,中國一定會成為真正的專利強國。
(以上信息來源:朱雪忠 作者系同濟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僅用于信息傳播,非盈利使用)
冰雪女王